<noscript id="6ya4m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6ya4m"><div id="6ya4m"></div></center><center id="6ya4m"><wbr id="6ya4m"></wbr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6ya4m"><tr id="6ya4m"></tr></noscript>

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廉颇

2021-12-17

返回专栏首页

作者:廉颇

原创投稿

评论:
老IP也可以焕发新的生机。

    “请大家先说说自己最喜欢的《牧场物语》是哪一部吧。”

    活动主持人坐在长桌前,非常自然地向玩家们发问。

    我知道,聊一聊自己喜欢的游戏,这永远是打破一群陌生人之间最初隔阂的好方法,尤其当对象,都有着同一种类似经历的时候。

    “果然还是‘矿石镇’吧。”

    果不其然,这种方法非常有用,毕竟坐在这张桌前的,都是从重庆本地,或者周边城市赶来的《牧场物语》玩家,他们聚到此处的目的,都是为了参加一场在重庆近郊农庄中,举办的线下聚会,并亲眼目睹传说中《牧场物语》手游的真容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不过在开始正题之前,我想先和你聊聊《牧场物语》是什么。

    《牧场物语》是于1996年发售的家用机游戏,当时没有什么明星制作人的加入,但实际发售后迅速走红市场。

    与当时日本市面上流行的大部分游戏不同,《牧场物语》就像其标题上所记述的那样,是以“牧场经营”为目的的游戏,“慢生活”“回归田园”是系列创作者和田康宏,在大都市东京繁忙生活中,所设想出的游戏主旨,这个概念同样也影响了后来,几乎所有的同类型游戏,在初代发售后的十几年里,这个系列迅速走出日本市场,成为了全球不少玩家的共同回忆——

    当然也就包括了今天,坐在活动现场的中国玩家们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在相互放下戒备后,“矿石镇”不出所料地,成为了交流会上最好的话题切入口,从种田体验,作物的生态,再到和镇民们的互动,《牧场物语》系列基于“人生”的玩法,在现场被一次次提及,仿佛那些属于牧场的回忆,也在玩家们的面前缓缓展开。

    在这些回忆中,《牧场物语:矿石镇的伙伴》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主角,作为系列的第十一部作品,这款发售在GBA平台的游戏,至今也是系列评价最高的作品之一,更重要的是,它也是十多年前,中国市面上入手门槛最低的一部作品。

    低像素却不失细节的画面、富有个性的角色、可爱的动物,从某种意义上,它也是现在《牧场物语》的原点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那之后呢?我的意思是,关于系列的后续回忆。

    当说起这个话题时,许多玩家脸上的表情显然暗淡了下来。

    虽然零零星星,话题能接触到像是《砂糖村与大家的心愿》,或是《风之集市》这样革新性的作品,但显然它们能引起的共鸣远不及“矿石镇”来的强烈。

    当然,谁都不会对此感到惊讶,因为这便是《牧场物语》这一经典IP,目前在国内,甚至全球市场所面临的最大困境。

    长期以来执着于固有硬件平台(DS、3DS、WII),让《牧场物语》系列后期大量优秀的作品,无法精准抓住核心用户,而加之硬件条件的受限,更是让大部分国内玩家,在“矿石镇”之后,便和系列少有交集,直到《重聚矿石镇》和《橄榄镇与希望的大地》在PC平台推出为止,但在这时还能够把大把时间扔在电脑前的人,又会有几个呢?

    “它太耗时间了。”就像一名女性玩家,在交流会上尖锐指出的那样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是的,不管你愿不愿意,时代都会变化,玩家的年龄也都不再年轻,而这一切也是促成《牧场物语》手游,诞生的重要原因,就像《星露谷物语》《模拟农场》,或者其他所有“牧场模拟”类游戏都在做的那样。

    就这样,在活动的后半段,交流会的重点被从“矿石镇”,交棒给了“牧场物语手游”,“背景故事”“出场角色”“游戏玩法”,也在这里第一次,被向玩家们展示出来。

    说实话,在此行之前,我一度质疑它与《牧场物语》之间,究竟是怎样的关系,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,“悠哉的种田畜牧”及“与NPC角色的交流”又要如何处理,才能被大众所接受呢?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但这些怀疑,也随着“矿石镇”中两位经典角色,“珀布莉”和“格雷”的登场,以及一套节奏相对合理的农作系统,被冲淡了不少。

    不过这次试玩倒也说不上一帆风顺,因为仍处在早期开发阶段,让整次试玩活动状况频发,我也无法为其中某些仍在开发中的机制,作出进一步说明,不过请相信我,就算为手机的游玩机制做出了一定的妥协,但在骨子和基因里,流淌着的某些东西,终究是不会变味儿的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C是我在试玩活动里,遇到的一名玩家,他在交流会上关于游戏的积极发言,引起了我不少兴趣。在农庄找到他时,他正点着一支香烟打发时间。

    他告诉我,他们是和朋友几人一起,特意从成都赶来参加这次活动的,为的就是找到过去那种仅属于《牧场物语》的记忆,而能抢先玩到《牧场物语》的手游,似乎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    说实话,C并不是那种典型的“××系列老玩家”,和我想得一样,他对于《矿石镇的伙伴》有一些源自回忆的执著,但又在后来的生活中,却又不得不将时间,分配给越来越的琐事上,对游戏的追求也逐渐越来越“常规化”。

    但刚刚玩到的《牧场物语》手游,似乎又让他找回了一些当初的感觉。

    “玩的游戏越来越多了,从单机到端游再到氪金手游,基本上你已经很难找到什么新东西了,但是刚刚玩到的《牧场物语》,还是挺吸引我的。”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“是因为它给你什么新东西了吗?”

    他稍微想了一会儿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,目光投向一旁的小屋内,那里有一名玩家正在给手游提出自己的意见,一旁是正在手机上做着记录的游戏策划。

    我很清楚这种表情的来源,毕竟“新东西”从一开始,就不是这个类型玩家会追求的东西。

    “因为它不会赶着我做什么吧,能在手机上玩到这些东西,感觉还是挺不一样的,虽然它还有不少问题要修改。”

    慢生活和所谓的田园牧歌,反而才是《牧场物语》该有的样子。

    我参加了一次《牧场物语》玩家的线下聚会

    活动结束时,我和其他玩家一起从大巴车上下来,发现重庆的空中泛起一层薄薄的雾气,给这座本来就充满魔幻气质的城市,又增加了几丝神秘。

    《牧场物语》手游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和所有玩家见面,可能受很多因素影响,我并不是太清楚,但这次品鉴会终于给了我们一点盼头,在薄雾的背后展现了游戏的大致形态,我也衷心希望,在这层薄雾散开后,这个给无数玩家带来美好回忆的经典 IP 也可以焕发新的生机。

    玩家点评 0人参与,0条评论)

    收藏
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    分享:

    热门评论

    全部评论

    国产成人AⅤ我不卡